七旬老人獨守大山34年,把不毛之地變成了花果山,曾一度想把孩子都送人

田園牧哥 2020/12/09 檢舉

結廬在人境,

而無車馬喧。

問君何能爾?

心遠地自偏。

采菊東籬下,

悠然見南山。

大家好,我是田園牧哥,一個與陶淵明一樣嚮往田園生活的資深編輯,常年走在田間地頭,大山深處,聚焦發生在身邊的孝老敬老、致富典型、村情鄉貌等人文故事。

帶你遠離城市的喧囂,躲避塵世的浮華,漫步在這裡,安享靜謐田園風光,讓心回歸自然。

文/田園牧哥

75歲的史紀才是山西永濟水峪口村人。34年前,他獨自一人居住在村後的中條山裡,圍著荒山上種樹育林。如今,幾萬棵棗樹、杏樹、核桃樹、石榴樹等遍佈四五十畝的山坡,原來的荒山已綠樹成蔭。史大爺說自己年齡大了,如果孩子有能力願意繼續種樹,就交給孩子,否則就交回村裡,「錢多了是害,兒子爭女子爭,分不公可能還有意見,沒有錢,窮窮的最好。」圖為5月18日,史紀才老人站在自己綠化後的山坡前。

史大爺是在1986年上的山,那一年他41歲。他到山上後就開始種樹,山上用水不便,種下的樹因為缺水好多都不能成活。「看著自己辛辛苦苦種的樹都死了,我挺難受,我就開始想辦法引水,到村裡引電,自己打井,後來又到山裡去找水。這三十多年來,我就在這裡種樹搞副業,我總說這裡就是花果山。」史大爺坐在窯洞中說,他的樹以嫁接為主,棗樹、杏樹、核桃樹,什麼樹都種,果子成熟的時候,隨手摘下來就能吃。

看著自己把不毛之地變成了寶地,史大爺充滿了成就感。一開始他只嫁接棗樹、種果樹,後來退耕還林,史大爺又栽了槐樹和桐樹。種樹之余,史大爺還在山上放羊、喂豬、喂雞。史大爺說,飼養牲畜是他的主要收入,靠著這些收入他要養家養孩子。圖為史大爺在山坡上種植的果樹。

史大爺上山之前,在村裡當過8年的保管和會計,期間還擔任過村裡的一二把手。「當年我家裡窮,有兄弟4個,我排行老三,下面還有兩個妹妹。因為窮,兄弟們娶不上媳婦,我老婆和我是一個巷裡的,我後來就入贅到她家裡。老婆高中畢業,當過民辦教員,1969年好好的她就瘋了。」史大爺說,老婆精神出現問題後,他很著急,因為上有兩位老人下有四個孩子,全家的重擔全落在了他的肩上。

「老婆病了之後,我家的日子就過得很艱難。我想把孩子全部送人,但家裡老人不同意,當時實在是太難了。」史大爺說,正常生活被打亂了,他硬著頭皮給自己定了一個任務,每天必須有五塊錢收入,因為如果收入低於這個數目,全家八口人的日子就難以維繫。圖為史大爺種植的核桃樹上結的核桃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