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歲老人辭去教師,和妻子隱居深山30年,長子因此離世成隱痛

田園牧哥 2020/12/09 檢舉

結廬在人境,

而無車馬喧。

問君何能爾?

心遠地自偏。

采菊東籬下,

悠然見南山。

大家好,我是田園牧哥,一個與陶淵明一樣嚮往田園生活的資深編輯,常年走在田間地頭,大山深處,聚焦發生在身邊的孝老敬老、致富典型、村情鄉貌等人文故事。

帶你遠離城市的喧囂,躲避塵世的浮華,漫步在這裡,安享靜謐田園風光,讓心回歸自然。

文/田園牧哥

“隱居”對於紛雜的“社會人”來說無疑是最理想的養老方式,然而伴隨著生活各方面的壓力,這種理想已然成為奢求,而“隱居”的人也只是存在於上一輩人之中。來自河南洛陽的夫妻李書邦和王海英就是“隱居”之人,深山生活了近30多年,陡崖,孤夜,青燈、林茂,果香,鳥鳴,雲悠、一切大自然的美都被他們所享受,在無水無電的情況下絕壁上辟出“桃花源”,果香滿天飛。人們都稱她們為“愚公愚婆”。

這則關於“愚公愚婆”的故事我們還得從30多年前說起,1970年,李書邦高中畢業的第二年,就開始在附近學校教學,這一教就是15年的時間。但他覺得生活過得太平淡了,他說他讀過書,人來到這個世界上,不搞出點成績,就會留下遺憾,而在當時來說,缺乏創業經驗和資本的他,似乎除了種地也找不到別的門路,用他的話說“當農民,就得多種點地”。

這種不甘願平淡的想法越發的濃烈,有一天李書邦辭去工作,用自家的8畝責任田和村裡簽訂協定,換取了腳下這66畝山地的承包權。之所以用8畝地就能換到66畝山地,是因為這裡離他所在的興華鎮夏前頭村太遠,而且還要翻過一道山嶺,更重要的是,土地太貧瘠,打不了多少糧食。而他的8畝責任田,則離村子近些,較肥沃,種起來也方便。

放著教師不做,偏要承包荒山,在別人眼裡,李書邦或許是腦子“進水”了。他卻並不這麼認為。其實當時包下這塊山地也並非盲目之舉,李書邦承包的這塊山地,在他之前也曾有人承包過,但是那些承包的人,無論是種糧食,還是種樹,都收效不大。“我想來想去,覺得收效不大,是因為那些承包的人,沒有住到山裡面去,他們天天來回跑,時間都耽誤在路上了。”李書邦說,也正是想到這一點,他和妻子,卷起鋪蓋卷,住進了山裡……

住進山裡,說起來簡單只有四個字的長度,然而真正要住進去,卻並不是那麼回事。山裡面,雖然白天陽光也很喜人,但是一到晚上,卻是刺骨地寒冷,而這裡除了前人留下的幾口破窯洞外,別無住處。擺在李書邦夫婦面前的首要問題,就是要解決住的問題蓋房。為了趕工期,夯實的泥牆還沒有幹透,李書邦就和幫忙的親友開始加築另外一層泥土,結果由於牆體承重過大,再加上沒有完全幹透成型,房子的牆體剛完工,就出現坍塌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